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English 移动门户 政务邮箱
首 页 聚焦河南 秘书工作 政策法规 名人名企 时代风采 旅游中原 协会简介 史海探秘
        栏目导航
名优产品     
· 名优产品
协会章程   
名优产品 首页 -> 名优产品  

说说兰考蜜薯

[编辑:陈先义 杜建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时间:2022/9/14]     

  

说说兰考蜜薯

说 说 兰 考 蜜 薯

作者:陈先义 杜建立

蜜薯者,红薯也!

也许你会说,红薯有什么可说的?你还别说,这还真是一个不可不说的话题。之所以不可不说,因为它之所以叫蜜薯而不叫红薯,说明它在品质上已经有了新的跨越。其次,还因为红薯这种再普通不过的粮食,记载着我们一方百姓的沧桑之变。而发生这个沧桑之变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兰考。

说红薯,就必须谈点历史。

在兰考,红薯是载入兰考发展编年史的一种特色农作物。早在20世纪60年代,咱国家遭遇灾害,赶上了穷日子,那时候,红薯在我们兰考是看家的主粮。老百姓有句俗语:“红薯片,红薯馍,离开红薯不能活。”那时候,一年红薯半年粮,也就是说,这一年中有半年吃的都是煮红薯;另外半年,你也别以为就是大米白面,同样也离不开红薯。红薯片晒干磨成粉,然后用它或做窝窝头,或下粉条当菜,或用红薯粉做成面条。花样不管怎么翻新,一年到头还是红薯。

1963年前后,我在县中学读书,上学需要带干粮,家中空空,无啥可取,背上一袋子红薯就是一个星期。学校食堂负责为学生把红薯蒸熟。每当下课后,同学们到大食堂领自己标了记号的蒸熟的红薯网袋,然后配以咸菜辣椒作菜,便是一顿饭。一顿三块红薯,数着吃,一直挨到周六回家。今天回想起来,或许会觉得苦,但那时候,却一点也没有觉得苦,有的吃就行。因为所有人都一样啊。县委书记焦裕禄可是我们县最高领导吧,怎么样?跟我们一样吃红薯。他儿子焦国庆乃我同窗,课余去过他家,印象最深的,是他家案子上那筐刚刚蒸熟的红薯。那时候,大小干部都一样,无差别,都受穷。国家困难时期,百姓都体谅国家的不易啊。

1969年深秋的一天晚上,那时,第二天天一亮我就要穿上军装当兵走了。我要告别红薯生活了,没想到这天晚上,家乡父老最重要的送别礼,还是红薯:当天晚上要下红薯粉条。这可是件大事!

为什么?那时候,一个村子里,没什么手工作坊,唯一的可以称得上手工作坊的,便是我们村几户人家合起来开的下粉条的小粉坊。这可是周围三里五村都羡慕的行当。

下粉前,须先把新红薯洗净晾干,而后切成薄片再打成糊浆状,这都是妇女孩子们干的活。而最后一关是由丁壮劳力承担,要下粉条。烧开了水,弄一个很大的葫芦漏瓢,让浆状的糊浆从瓢里漏下,一瓢足有七八斤,一边敲打一边漏出长线,长线直接落进烧开的沸水中,煮三五分钟后,捞出来就是长长的红薯粉条。晾晒之后,便是稀罕物儿。对于当时的乡亲来说,这便是“名牌”副食。对于整个工艺来说,最为关键的环节便是这最后一关,“揣粉面”和“下粉条”。

临参军这天,恰好就是这下粉条的日子。这一天,几乎精壮劳力必须到场,因为这是要出大力的。其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就是“揣粉面”。那些已经磨好的红薯粉必须搅合均匀,搅合均匀才能出高质量的粉条,才能卖出好价钱,也才能赢得好口碑。

怎么搅合?人力。几个赤膊上身的汉子,面对一个一米高的大缸挥动胳膊,喊着号子,动作整齐地搅动大缸里百十斤重的红薯粉和的面。搅合的均匀度,决定当晚粉条的质量,进而决定粉条能在集市上卖出的价钱。于是,劳力们有节奏的号子声,和着粉面搅动的声响,显得神圣而庄严,那情景,很像长江三峡的船工,男子汉的劳动伟大,似乎在那一刻得到了充分展现。

就这样,我度过了在故乡的最后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便穿上军装,告别了父老亲朋。

再见,亲爱的红薯,再见,我故乡的红薯生活。

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过了五十年后,依然离不开红薯的话题。如今的兰考,红薯还是那些红薯,土地还是那方土地,而红薯却已经做成了品牌。不同的是,红薯已经不是乡亲们的看家主粮,而是变成了扬名四海的特色农产品。

从去年开始,老家的乡亲不断地要我回家,说一定要回家看看老家的红薯。开始,企业家出身的好友杨培淦说,回来看看吧,会让你惊喜。我笑了,吃红薯长大,红薯还能不知道,那有什么好惊喜的?再后来,闻名全国的大诗人曹天也说,哥啊,可跟你在家时不一样啦,回家看红薯来吧!

啊?红薯还能成一道风景?

直到后来,当乡亲们把那些精包装的写着“曹天红薯”“兰考蜜薯”等特有标志的红薯寄到了北京时,我才惊讶这个变化的巨大。

秋色渐浓,正是红薯收获的时节,我回家看红薯了。

应了豫剧《朝阳沟》那句唱词:“满眼的好风景,看也看不够。”兰考遍地,红薯种植渐成气候,沿途放眼望去,碧绿的红薯连片成方。让我无法想到的是,小红薯竟然被老乡们做出了大文章。如今的红薯,再也不是过去“一年红薯半年粮”的无奈的救命粮,而是真正的地标性特色产品,是驰名全国的特色产品。因为兰考是中央领导同志曾挂靠的基层单位,老家的乡亲们非常有心,特意把脱贫后的特色产品送到了中央机关,要党的领导们品尝一下来自中原最著名的贫困县的兰考蜜薯。

县委书记李明俊十分热情,对我说,你回家一趟,一定要多看看。他亲自给开了一个必看的名单,比如柳林的现代化新村典范何寨,以做“五农好酱”名扬全国的代庄,还有把兰考泡桐做成乐器誉满全球的音乐小镇等等,这一切都让我这个外出半个世纪的老兵感到惊讶,不过我最想看个究竟的还是红薯。

这个在过去当作救命粮的产品,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完全做成一个超乎想象的特色品牌。

乡亲们告诉我,现在兰考种红薯的多了去了,但是最著名的能把红薯打出省外甚至是国外的只有两家,一家叫曹天红薯,另外一家叫“兰考裕禄情”蜜薯。恰巧,这两人我都很熟。所谓曹天红薯,老百姓又叫它“文化红薯”“诗人红薯”,因为曹天名气太大,几个回乡创业经营红薯的大学生说,经营红薯,如今起名字很重要,为什么?因为有名就有流量,有流量就有金钱,就有效益,这个说法,颇具现代经营眼光。

之所以以曹天名字命名,是因为曹天名气很大,在全国最高达千万粉丝。他把家乡旧居改成民俗小院,结果国内名家大咖,诸如吴小莉、陈鲁豫等等名人们,包括诗人名家们,竞相登门去体验生活。用这样一个名字命名,本身就是最好的广告。每到新春,花开时节,曹天都要举办一次“诗歌·春天·原野”创作会,来自各方的诗人们来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村,给村子带来前所未有的惊喜。曹天说,能让乡亲们高兴快乐,哪怕与名人们照张相合个影,也是一个诗人对家乡的贡献。如今,用曹天名字为红薯命名,这是极其富有大眼光的一种经营方略。我相信,曹天红薯一定会名满天下。

不过要讲做强做大,在兰考数的着的还是杨培淦的“裕禄情蜜薯”,比之曹天红薯,杨培淦则饱含深情地将“兰考蜜薯”申请注册为“裕禄情”品牌,以此表达对焦裕禄书记的思念之情。杨培淦曾经有多年的经商经验,是一个富有智慧和情怀的企业家。如今他把主要精力用来经营兰考蜜薯,计划明年种植3000亩以上,成为红薯大王。为了解决储藏问题,让人们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新鲜如初的蜜薯,他的团队开发研制的现代化大型薯窖,可以储藏百万千万斤鲜薯,一个具有更大规模前景更远大的未来就要实现。

杨培淦告诉我,不是所有地方的红薯都能做成品牌的。兰考红薯之所以好,得益于它的地理优势。兰考地处黄河古道的黄金地段,土壤以沙壤土为主,土层深厚,极富有机质,透水性能好,PH值在7.6到8.5之间,而红薯最为适宜的生存条件恰恰这里全具备,太粘了或者土层太薄了,都长不出兰考这样的红薯。

兰考蜜薯之所以受到广泛社会赞誉,就是因为它这特殊的地域优势,它原产非洲,清朝乾隆年间引进兰考,唯有在兰考得到超越非洲的质量和发展,这几乎在国内无与可比。这种在兰考沙地生产的红薯,不论生吃、烤吃、蒸吃、煮吃都能尽享美味。不管是“曹天红薯”还是“裕禄情蜜薯”,兰考红薯都是一种类型,不过名字不同而已。

不过,比之名字,人们更加在意兰考红薯到底怎样的一种效用?兰考蜜薯之所以名气越来越大,是因为这种红薯比之其它红薯,据食品科学家们进行多年研究,在膳食结构上,它居于宝塔塔尖的位置,近几年,营养学家们不断向消费者推荐最佳膳食结构,而大多把红薯放在宝塔塔尖的位置,网络上也不断说这是高层领导膳食最佳配餐食品。而兰考蜜薯据说又处于所有红薯品种的最优位置。何以此说?因为它含微量元素高于其它红薯品种,维生素A、B、C、E等也都优于一般品种,淀粉含量每百克小于16克。美容保健、净化血管、预防三高、润肠通便、延年益寿等都是极佳食品。

去年在北京遇见一个兰考老乡,他告诉我另外一件事,让我颇感惊奇,他说他现在回兰考也开始栽红薯,不过不是为了收获红薯,而是为了要红薯叶。他带神秘意味的说:所有叶子都出口日本啊,就是要赚日本人的钱。他说他是在北京认识的一个日本商人,称红薯叶子其价值要高于红薯,价钱也高,因为科学研究证明,红薯叶子具有软化血管和预防癌症的特殊功效,在日本极受推崇。另外,这个日本人还从本国带来一种种植方法,非常适宜在兰考推广,那就是让红薯深深埋入地下,而后就只长叶子不长红薯,这样可以大量收获红薯叶。按照市场价格,其收入要比红薯还要高很多。

如此算来,关于红薯的大文章越做思路越开阔。

兰考乡亲是懂得感恩的。焦裕禄那一代老同志们毕生致力于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如今兰考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正在朝着更美好的未来不断发展。所以,杨培淦怀着感恩之心给他们公司起了个名字叫兰考感恩薯业有限公司,感什么恩?感谢共产党的恩,感谢像焦裕禄那老一辈共产党人的恩,也是兰考百姓对焦裕禄那一代人的思念之情。想当年,焦裕禄代表兰考百姓八方求援,让百姓度过了艰难时期。兰考百姓始终不忘。

回到北京以后,与曾经在欧洲做过多个国家大使,现在专门负责中欧地标产品准入的沈如祥大使闲聊,他说起我国向海外出口特别是向欧洲出口的地标产品,比如烟台苹果、长白山人参、大浦蜜柚、富平柿子等等,足有上百种之多,这些具有地标意义的大量产品,一旦被中欧双方确认批准,便可以享受免检和大批量输出。我便谈起“兰考蜜薯”这个也颇具地标意义的产品,问是不是也可以作为一种推荐品牌呢?他听后表现极大兴趣,并且听了我的详细介绍,告诉我说,徐州有一种红薯,正在做地标申请,与你们兰考蜜薯像类似,但看来不如兰考条件优越和上规模档次,如果有可能,将来可以作为中欧200个知名地理标志产品互认互保的考察备选项目。他还提出,适当时候要去兰考考察。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兰考蜜薯上了欧洲人的餐桌,成为国际知名地标品牌,那我们的兰考蜜薯就不只是扬名华夏,而真正走向海外了。我们相信那一天会到来的。赚外国人的钱,让咱家产品走向全球,我想,这不是梦想,因为中国兰考音乐小镇的乐器已经走出国门了,兰考蜜薯走出国门,也是完全可能的。让我们和乡亲们一起为此努力。

写到这儿,想到豫剧《七品芝麻官》一句著名的唱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里卖红薯好像是一种惩罚似的,卖红薯怎么啦?回家卖红薯不可以这么理解,我看可以改一改:“当官为民谋幸福,也可回家种红薯。”朋友们,到兰考一起吃红薯,种红薯,卖红薯,怎么样?红薯,如今是兰考百姓的幸福路!